關 聖 帝 君 禪 修 道 院 (飛龍身心靈講堂)
 
 
 首頁
 冤親債主╱查因果
 亡靈醫療╱超渡祖先╱
 點元神燈 代察元神宮
 寵物點燈 超渡
 五術-測字
 五術-卜卦
 速觀面相成功術
 寵物命名
 五術-解夢
 豐饒之道
 神說富有之道
 修行修心課程
 簡体中文
 繁體中文
 關聖帝君大解冤經
 關聖帝君明聖經
 寫信給 關聖帝君娘娘
 包場深層超渡家族祖先法會
 靈寶畢法上
 靈寶畢法中
 靈寶畢法下
 三官感應妙經
 金龍如意玄壇真經
 玄天上帝說報父母恩重經
 玄天上帝說報父母恩重經白話解釋
 元始天尊說真武本傳妙經
 解釋 心經
 補財庫法
 靈媒課程
 道院地圖
 法會日期費用
 超渡嬰靈
 點元神燈/補運
 友善連結****老師父建築
 道經
 
 

靈寶畢法中---地仙修法

靈寶畢法中

(靈寶畢法乘長生不死法三門) 

  肘後飛金晶第五  玉液還丹第六   

 金液還丹第七

肘後飛金晶第五

金誥曰。陰陽升降。不出天地之內。日月運轉。而在天地之外。東西出没以分晝夜。南北往來以定寒暑。晝夜不息。寒暑相推。積日為月積月為歲。月之積日者。以其魄中藏魂。魂中藏魄也。歲之積月者。以其律中起呂。呂中起律也。日月運行。以合天地之機。不離乾坤之數。萬物生成。雖在於陰陽。而造化亦資於日月。

真源曰。天地之形。其狀如卵。六合之內。其圓如毬。日月出没。運行於一天之上。一地之下。上下東西。周行如飛輪。東生西没。日行陽道。西生東没。月行陰道。一日之間而分晝夜。冬至之後。日出自南而北。夏至之後。日出自北而南。冬之夜乃夏之日。夏之夜乃冬之日。一年之間而定寒暑。日月之狀。方圓八百四十里。四尺為一步。三百六十步為一里。凡八刻二十分為一時。十二時為一日。一月三十日。共三百六十時。三千刻一十八萬分也。且以陽行乾。其數用九。以陰行坤。其數用六。魄中魂生。本自旦日。蓋九不對六。故三日後月魄生魂。凡一晝夜。一百刻六十分。魂於魄中一進七十里。六晝夜。共進四百二十里。而魄中魂半。乃曰上弦。又六晝夜。進四百二十里。通前共進八百四十里。而魄中魂全。陽滿陰位。乃曰月望。自十六日為始。魂中生魄。凡一晝夜。一百刻六十分。魄於魂中一進七十里。六晝夜。共進四百二十里。而魂中魄半。乃曰下弦。又六晝夜。進四百二十里。通前共進八百四十里。而魂中魄全。月中尚有餘光者。葢六不盡九。故三日後月魄滿宮。乃曰月晦。月旦之後。六中起九。月晦之前。九中起六。數有未盡。而生後有期。積日為月。積月為歲。以月言之。六律六呂。以六起數。數盡六位。六六三十六。陰之成數也。以日言之。五日一候。七十二候。八九之數。至重九以九起數。數盡六位。六九五十四。陽之成數也。一六一九。合而十五。十五一氣之數也。二十四氣。當八節之用。而見陰陽升降之宜。一六一九。以四為用。合四時而倍之。一時得九十。四九三百六。變為陽之數。二百一十六。陰之數。一百四十四。計三百六十數。而足滿周天。

比喻曰。陰陽升降。在天地之內。比心腎氣液交合之法也。日月運轉。在天地之外。比肘後飛金晶之事也。日月交合。比進火加減之法也。陽升陰降。無異於日月之魂魄。日往月來。無異於心腎之氣液。冬至之後。日出乙位。日没庚位。晝四十刻。自南而北。凡九日東生西没。共進六十分。至春分晝夜停。停而夏至為期。晝六十刻。夏至之後。日出甲位。日没辛位。晝六十刻。自北而南。凡九日東生西没。共退六十分。至秋分晝夜停。停而冬至為期。晝四十刻。晝夜分刻準前後進退。自南而北其數用九也。月旦之後。三日魂生於魄。六日兩停。又六日魂全。其數用九也。月望之後。魄生於魂。六日兩停。又六日魄全。其數用六也。歲之夏至。月之十六日。乃日用離卦之法。乃人之午時也。歲之冬至。月之旦日。乃日用坎卦之法。乃人之子時也。天地陰陽升降之宜。日月魂魄往來之理。尚以數推之。交合有序。運轉無差。人之心腎氣液。肝肺魂魄。日用雖有節次。年月豈無加滅乎。

真訣曰。坎卦陽生。當正子時。非始非終。艮卦腎氣交肝氣。未交之前。靜室中披衣握固。正坐盤膝。蹲下腹肚。須叟升身。前出胸而微偃頭於後。後閉夾脊雙關。肘後微扇一二伸腰。自尾閭穴如火相似。自腰而起。擁在夾脊。慎勿開關。即時甚熱氣壯。漸次開夾脊關。而放氣過關。仍仰面腦後。緊偃以閉上關。慎勿開之。即覺熱極氣壯。漸次開關入頂。以補泥丸髓海。須身耐寒暑。方為長生之基。次用還丹之法。如前出胸伸腰。閉夾脊。蹲而伸之。腰間火不起。當靜坐內觀。如法再作。以至火起為度。自丑行之。至寅終而可止。乃曰肘後飛金晶。又曰抽鉛。使腎氣生肝氣也。且人身脊骨二十四節。自下而上三節。與內腎相對。自上而下三節。名曰天柱。天柱之上。名曰玉京。天柱之下。內腎相對尾閭穴之上。共十八節。其中曰雙關。上九下九。當定一百日。遍通十八節而入泥丸。必於正一陽時。坎卦行持。乃曰肘後飛金晶。離卦採藥。乾卦進火燒藥。勒陽關。始一百日飛金晶入腦。三關一撞。真入上宮泥丸。自坎卦為始。至艮卦方止。自離卦採藥使腎氣相合。而肝氣自生心氣。二氣純陽。二八陰消。熏蒸於肺。而得肺液下降。包含真氣。日得黍米之大而入黃庭。方曰內丹之材。百日無差。藥力全。凡離卦採藥用法。依時內觀。轉加精細。若乾卦進火燒藥。勒陽關。自兌卦為始。終在乾卦。如此又一百日之後。肘後飛金晶。自坎卦坐至震卦方止。離卦採藥之時。法如舊。以配自坤。至乾卦行持。即是三百日無差。聖胎自堅。勒陽關法。自坤卦坐至乾卦方止。如此又一百日足。泥丸充實。返老還童。不類常人。採藥就。胎仙完。而真氣生。形若彈圓。色同朱橘。永鎮丹田。而作陸地神仙。三百日後。行持至離卦罷採藥。坤卦罷勒陽關。即行玉液還丹之道。故自冬至後。方曰行功。三百日胎完氣足。而內丹就。真氣生。凡行此法。方為五行顛倒。三田返覆。未行功以前。先要匹配陰陽。使氣液相生。見驗方止。次要聚散水火。使根源牢固。而氣行液注。見驗方止。次要交媾龍虎。燒煉丹藥。使採補還丹。而煅煉鉛汞。見驗方止。十損一補之數足。而氣液相生。見驗方止。上項行持。乃小乘之法。自可延年益壽。若以補完堅固。見驗方止。方可年中擇月。冬至之節。月中擇日。甲子之日。日中擇時。坎離乾卦。三時為始。一百日自坎至艮。自兌至乾。二百日後。自坎至震。自坤至乾。凡此下功。必於幽室靜宅之中。遠婦人女子。使雞犬不聞聲。臭穢不入鼻。五味不入口。絶七情六慾。飲食多少。寒熱有度。雖寤寐之間。而意恐損失。行功不勤。難成乎道。如是三百日。看應驗如何。

直解曰。此乃三元用法。謂坎卦飛金晶。下田返上田也。離卦採藥。下田返中田也。乾卦勒陽關。中田返下田也。亦曰三田返復。

道要曰。日月竝行復卦。蹲升數日開關。貪向揚州聚會。六宮火滿金田。

解曰。日月竝行復卦者。一陽生時在日為子時。在年為冬至也。所謂月中擇日。日中擇時也。蹲升已在前法說。數日。是定一百日。開關。是先開中關。次開上關。貪向揚州聚會。揚州者。在人為心。在日為午時。在卦為離。聚會者。真陰真陽交媾。故曰採藥。乾為六宮。火是氣也。勒陽關而聚氣。以肺氣為金。而下腎之丹田。故曰火滿金田。乃行乾卦而勒陽關。聚火下丹田也。

直解曰。日月竝行復卦者。冬至甲子時也。蹲升數日開關者。蹲升身以起火。至百日開關也。此乃自坎至艮。飛金晶之法。揚州聚會者。離卦採藥交陰陽也。六宮火滿丹田。則乾卦勒陽關。聚肺氣於下田。自兌至乾者也。

道要曰。終南路上逢山。升身頻過三關。貪向揚州聚會。爭如少女燒天。

解曰。終南者。聖人隱意在中男也。中男即坎卦。艮為山。山是艮卦。飛金晶至巽卦方止。第二百日下功之時也。升身頻過三關。貪向揚州聚會。說已在前。爭如少女燒天者。少女是兌卦也。勒陽關。至乾卦而方止也。

道要曰。兖州行到徐州。起來走損車牛。為戀九州歡會。西南火入雍州。

解曰。兖州艮卦。徐州巽卦。自艮卦飛金晶。至巽卦方止也。起來走損車牛。車為陽。牛為陰。是夾脊一氣飛入泥丸也。九州在人為心。在日為午時。與前採藥同也。西南。坤卦也。雍州。乾卦也。勒陽關。自坤至乾方止。第三百目下功之時也。

真解曰。此乃第三百日之功。飛金晶之法。起艮而止巽也。九州聚會採藥如前。勒陽關。則自坤至乾而止也。此是日用事。乃曰三元用法。飛金晶入腦。下田返上田。採藥。下田返中田。燒藥進火。中田返下田。乃曰三元用事。中乘之法。已是地仙。見驗方止。始覺夢寐多有驚悸。四肢六腑有疾。不療自愈。閉目暗室中。圓光如蓋。周匝圍身。金闕玉鎖。封固堅牢。絶夢泄遺漏。雷鳴一聲。關節氣通。夢寐若抱嬰兒歸。或若飛騰自在。八邪之氣不能入。心境自除。以絶情慾。內觀朗而不昧。晝則神采清秀。夜則丹田自暖。上件皆是得藥之驗。驗既正當謹節用功。以前法加添。三百日胎仙圓。胎圓之後。方用後功。

 

玉液還丹第六

玉書曰。真陰真陽。相生相成。見於上者。積陽成神。神中有形。而麗乎天者。日月也。見於下者。積陰成形。形中有神而麗乎地者。金玉也。金玉之質。隱於山川。秀媚之氣。浮之於上。與日月交光。草木受之以為禎祥。鳥獸得之以為異類耳。

真源曰。陽升到天。太極生陰。陰不足而陽有餘。所以積陽生神。陰降到地。太極生陽。陽不足而陰有餘。所以積陰生形。上之日月。下之金玉。真陽有神。真陰有形。其氣相交。而上下相射。光盈天地。則金玉可貴者。良以此也。是知金玉之氣。凝於空。則為瑞氣祥煙。入於地。則變醴泉芝草。人民受之而為英傑。鳥獸得之而生奇異。葢金玉之質。雖產於積陰之形。而中抱真陽之氣。又感積陽成神之日月。真陰真陽之下射。而寶凝矣。

比喻曰。積陰成形。而內抱真陽。以為金玉。比於積藥而抱真氣。以為胎仙也。金玉之氣。入於地而為醴泉芝草者。比於玉液還丹田也。金玉之氣。凝於空而為瑞氣祥烟者。比於氣煉形質也。凡金玉之氣。沖於天。隨陽升而起。凡金玉之氣。入於地。隨陰降而還。既隨陰陽升降。自有四時。可以液還丹田。氣鍊形質。比於四時加減。一日改移也。

真訣曰。採補見驗年中擇月。月中擇日。日中擇時。三時用事。一百日藥力全。二百日聖胎堅。三百日真氣生。胎仙圓。謹節用功。加添依時。三百日數足之後。方行還丹鍊形之法。凡用艮卦飛金晶入腦。止於巽卦而已。此言飛金晶三百日後也。離卦罷採藥。坤卦罷勒陽關。只此兌卦下手勒陽關。至乾卦方止。既罷離卦。添入咽法鍊形。咽法者。以舌攪上齶兩頰之間。先咽了惡濁之津。次退舌尖。以滿玉池津生。不潄而咽。凡春三月。肝氣旺而脾氣弱。咽法日用離卦。凡夏三月。心氣旺而肺氣弱。咽法日用艮卦。凡秋三月。肺氣旺而肝氣弱。咽法日用坎卦。凡冬三月。腎氣旺而心氣弱。咽法日用震卦。凡四季之月。脾氣旺而腎氣弱。人以腎氣為根源。四時皆有衰弱。每四時季月之後十八日。咽法日用兌卦。仍與前咽法竝用之。獨於秋季。止用兌卦咽法。而罷艮卦之功。凡以咽法。先依前法咽之。如牙齒玉池之間。而津不生。但以舌滿上下而閉玉池。收兩頰。以虛咽而為法。止於咽氣。氣中自有水也。咽氣如一年。為數。又次一年。又次一年。為見驗。乃玉液還丹之法。行持不過三年。灌溉丹田。沐浴胎仙。而真氣愈盛。若行此玉液還丹之法。而於三百日養就內丹。真氣纔生。艮卦飛金晶。一撞三關。上至泥丸。當行金液還丹之法。自頂中前下金水一注。下還黃庭。變金成丹。名曰金丹。行金液還丹。當於深密幽房。風日凡人不到之處。燒香叠掌盤膝坐。以體蹲而後升。纔覺火起。正坐絶念。忘情內觀。的確艮卦飛金晶入頂。但略昻頭偃項。放令頸下如火。方點頭向前。低頭曲項。退舌尖進後。以抵上齶。上有清冷之水。味若甘香。上徹頂門。下通百脈。鼻中自聞一種真香。舌上亦有奇味。不嗽而咽。下還黃庭。名曰金液還丹。春夏秋冬。不拘時候。但於肘後飛金晶入腦之後。節次行此法。自艮至巽而已。晚間勒陽關法。自兌至乾而已。凡行此法。謹節勝前。方可得成。究竟止於煉形住世。長生不死而已。不能超脫也。

道要曰。識取五行根蒂。方知春夏秋冬。時飲瓊漿數盞。醉歸月殿遨遊。

解曰。識取五行根蒂者。為倒五行相生相尅。而用卦時不同。以行咽法。方知春夏秋冬。改移有時候也。瓊漿。玉液也。月殿。是丹田也。醉歸。咽多也。

道要曰。東望扶桑未曉。後升前咽無休。驟馬遨遊宇宙。長男只到揚州。

解曰。東望扶桑未曉者。日未出。艮卦之時也。後升。飛金晶也。前咽。玉液還丹也。驟馬起火。玉液煉形也。遨遊宇宙。遍滿四肢也。長男。震卦也。只到揚州。離卦也。玉液煉形。自震卦為始。至離卦方止也。

直解曰。玉液。腎液也。上升到心。二氣相合而過重樓。則津滿玉池。謂之玉液。若咽之。自中田而入下田。則曰還丹。若升之。自中田而入四肢。則曰煉形。其實一物而已。此採藥三百日。數足胎圓。而飛金晶。減一卦。勒陽關如舊。罷採藥。添入咽法。咽法隨四時而已。此係煉形法。用卦後。添入煉形。自震卦為始。離卦為期。不限年月日。見驗方止。體色光澤。神氣秀媚。漸畏腥穢。以衝口腹。凡情凡愛。心境自除。真氣將足。而似常飽。所食不多。飲酒無量。塵骨巳更。而變神識。步趨走馬。其行如飛。目如點漆。體若凝脂。紺髮再生。皺臉重舒。老去永駐童顏。仰視百步而見秋毫。身體之間。舊痕殘靨。自然消除。涕淚涎汗。亦不見有。聖丹生味。靈液透香。口鼻之間。嘗有真香奇味。潄津成酥。可以療人疾病。遍體皆成白膏。上件皆玉液還丹煉形之驗。見驗即止。當謹節用功。依法隨時而行後事。

 

金液還丹第七

金誥曰。積陽成神。神中有形。形生於日。日生於月。積陰成形。形中有神。神生於金。金生於土。隨陰陽而生没者。日月之光也。因數生光。數本於乾坤。隨陰陽而升降者。金玉之氣也。因時起氣。時本於天地。

真源曰。日月之光。旦後用九。晦前用六。六九乾坤之數。金玉之氣。春夏上升。秋冬下降。升降天地之時。金生於土。土生於石。石生於玉。見於形而在下者如此。日中金烏。月中玉兔。月待日魄而光。見於成神而在上者如此。

比喻曰。日月。比氣也。腎氣比月。而心氣比日。金玉。比液也。腎液比金。而心液比玉。所謂玉液者。本自腎氣上升而到於心。以合心氣。二氣相交而過重樓。閉口不出而津滿玉池。咽之而曰玉液還丹。升之而曰玉液鍊形是液本自腎中來而生於心。亦比土中生石。石中生玉之說也。所謂金液者。腎氣合心氣而不上升。熏蒸於肺。肺為華葢。下罩二氣。即日而取肺液。在下田自尾閭穴升上。乃曰飛金晶入腦中。以補泥丸之宮。自上復下降而入下田。乃曰金液還丹。既還下田復升。遍滿四體。前復上升。乃曰金液煉形。是亦金生於土之說也。凡欲煉形飛金晶者。當在靜室中。切禁風日。遙焚香密啟三清上聖。臣所願長生在世。傳行大道。演化告人。當先自行煉形之法。欲得不畏寒暑。絶啗榖食。逃於陰陽之外。呪畢乃嚥之。真訣曰。背後尾閭穴曰下關。夾脊曰中關。腦後曰上關。始飛金晶以通三關。腎比地。心比天。上到頂以比九天。玉液煉形。自心至頂。以通九天。三百日大藥就。胎仙圓。而真氣生。前起則行玉液煉形之舊道。後起則行飛金晶之舊道。金晶玉液。行功見驗。自坎卦為始。後起一升入頂。以雙手微閉雙耳。內觀如法。微咽於津。乃以舌抵定牙關。下閉玉池。以待上齶之津下而方咽。咽畢復起。至艮卦為期。春冬兩起一咽。秋夏五起一咽。凡一咽數。秋夏不過五十數。春冬不過百數。自後咽罷。升身前起。以滿頭面。四肢手指。氣盛方止。再起再升。至離卦為期。凡此後起咽津。乃曰金液還丹。還丹之後而復前起。乃曰金液煉形。自艮卦之後。煉形至離卦方止。兌卦勒陽關。至乾卦方止。以後起到頂。自上而下。號曰金液還丹。金丹之氣前起。自下而上。曰金液煉形。形顯琪樹金花。若以金液還丹。未到下元。而前後俱起。乃曰火起焚身。此是金液還丹煉形。既前後俱起。兼了焚身。凡行此等。切須謹節苦志。而無懈怠。以見驗為度也。

道要曰。起後終宵閉耳。隨時對飲金波。宴到青州方住。日西又聽陽歌。

解曰。起後終宵閉耳者。為行金液還丹。須是肘後飛金晶。一撞三關。其氣纔起。急須雙手閉耳。耳是腎液之門。恐泄腎氣於外而不入腦中也。隨時對飲金波者。既覺氣入腦中。即便依前法。點頭曲項。退舌尖近拄上齶。清甘之水。有奇異之驗。甘若蜜味之甜也。當艮卦飛金晶一咽。至震卦方止。青州。震卦也。日西。兌卦也。又聽陽歌者。自兌卦勒陽關。直至乾卦。日用離卦。不必採藥也。

道要曰。飲罷終宵火起。前升後舉焚身。雖是不拘年月。日中自有乾坤。

解曰。此一訣。是金液煉形之法也。飲罷終宵火起者。依前法金液還丹。而艮卦煉形。是起火也。前升後舉。飛金晶而起火也。凡玉液煉形之時。先後起金晶入頂。次還丹而復前升之以煉形。是金液煉形之法不同也。當其飛金晶而起火入頂。便前起而煉形。前後俱起。名曰焚身。火起而行還丹。須依四時加減之數行之。此法不拘年月日時。但以謹節專一。幽居絶迹可也。日中自有乾坤。葢午前燒乾。午後燒坤。以人身前後言之。肚腹為坤。而背後為乾。午前燒乾者。為肘後飛金晶。前起煉形也。午後燒坤者。自兌卦勒陽關。至乾卦方止故也。

直解曰。金液。肺液也。含龍虎而入下田。則大藥將成。謂之金液。肘後抽之入腦。自上復降下田。則曰還丹。又復前升遍滿四體。自下而上。則曰煉形。亦謂之煉形成氣。此須於玉液還丹。煉形見驗。正當方以謹節幽居。焚香而行此法。金液還丹。而相次煉形勒陽關。如是一年外。方得焚身。焚身即是坎卦。前煉形。以人身前後言之。肚腹為坤。背後為乾。焚身。午前燒乾飛金晶。午後燒坤勒陽關。凡燒乾自下而上。前後俱起。冬夏三日。或五日。而行既濟之法。以防太過。使金丹之有潤。乃焚身起火中咽也。見驗方止。內志清高以合太虛。魂神不遊以絶夢寐。陽精成體。神府堅固。四時不畏寒暑。神采變移容儀。常人對面。雖彼富貴之徒。亦聞腥穢。蓋其凡骨俗體也功行滿足。密授三清真籙。陰陽變化。人事災福。神靈皆能預知。觸目塵冗。心絶萬境。真氣充滿。口絶飲食。異氣透出。金色僊肌。可比玉蕋。去留之處。當所神祇。自來相見。驅用招呼。一如己意。真氣純陽。可乾外汞。上件金液還丹。還丹之後。金液煉形之驗也。

以上乃長生不死之訣。

右中乘三門。係地仙。

 


 
 
All right reserved